资讯
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中国梦之登顶之路
来源:环球时报 器官捐献一念生一生缘       发布时间:2018-07-09 09:50:24
 
 
\
        中国官方代表黄洁夫抵达第 71 届世 界卫生大会“器官移植服务的全民覆 盖”边会会场时,已到场的外国专家纷 纷与这位老朋友握手寒暄,有不少人主动与他合影。
        在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山本奈绪子 (Naoko Yamamoto) 的开场白后, 黄洁夫用英语以“‘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国器官移植事业”为主题进行发言,介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的法治框架和工作体系,讲述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在公民自愿捐献、 器官获取和分配、器官移植临床技术能力和器官移植监管等方面的发展与成绩,同时用具体的事实和数据对相关谣言予以驳斥。
        黄洁夫说,2007 年,国务院颁布 《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走上法治化和规范化的轨道;2011 年,《刑法修正案 (八)》 将器官买卖定罪入刑。在这些法律法规及配套政策的框架下,中国逐渐形成相对完善的器官移植管理的政策体系和器官捐献、获取与分配、移植、移植后登记及移植监管五大工作体系。中国坚持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自愿、无偿的原则,禁止旅游移植,保障器官捐献者和接受者权利。结合国情由红十字会组织对困难家庭实行人道主义救助。每年对器官移植医院开展飞行检查,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并已建成大数据驱动的全国器官捐献与移植监测系统,以确保器官分配的溯源性、公平性,并保障有效的执法。
        分享中国经验。中国将在“一带一路” 的框架下更加重视并继续深化国际交流,拓展合作的广度和深度,为世界卫生组织的 《人体细胞、组织和器官移植指导原则》 在全球的实施作出中国应有的贡献。黄洁夫演讲结束时,全场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美国哈佛大学器官移植专家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是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 士,他在代表方济各教皇在边会上发言时,用幻灯片将今年 3 月 12 日由联合国与梵蒂冈教皇科学院共同发布的 《践行伦理道德会议宣言》 中对器官移植“中国经验”的特点专门进行了总结。《宣 言》 中写道,“全球践行伦理峰会高度认可中国禁止使用司法来源器官和禁止外国患者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这两方面的改革。中国的器官移植改革体现了世卫组织关于公正、透明和公平的指导原则,具有指导意义。”《宣言》 还说:“器官移植的‘中国模式’的最大特点是中国政府的强力支持和黄洁夫教授领导 下专家团队的持续努力,这一点值得世界各国学习参照。”
\
        “我们看到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取得巨大进步,这让人印象深刻。”会后接受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兼办公厅主任施贺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博士表示,中国器官移植 事业已融入世界级的道德评价体系,中国将引领世界器官移植事业的前进。
        “器官移植服务的全民覆盖”边会吸引了不少外界关注。《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边会之后举行的新闻见面会 上,有许多中外记者到场参加。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郑哲在新闻见面会上说,作为器官移植医生,他亲身参与并见证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改革历程和发展变化,深感作为一个移植外科医生治病救人的崇高与自豪。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主任王海波对中外媒体说,国际社会和专家一致认为谣言荒谬到不值一驳,中国器官移植 事业改革发展的历史进程是无法阻挡的。
        《环球时报》记者获悉,中国代表团在 2017 年世界卫生大会提出设立世界卫生组织器官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Task force)的提议,已获得世卫组织成员国的积极响应与支持,目前正在世卫组织的带领下稳步实施。黄洁夫因为对中国器官移植改革的杰出贡献被特别邀请加入特别委员会。这个特别委员会将协助世界卫生组织实施在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的全球治理。世卫组织还向我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俞建华大使提出,希望黄洁夫能够出席今年 7 月在马德里召开的特别委员会成立大会。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能得到世界的认可和赞誉,成果是来之不易的。由于历史的原因,2010 年国际移植界曾经对中国移植工作实行“三不”原则:不承认 临床移植成果;不允许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临床器官移植文章;不同意中国移植专家加入世界移植组织。国际移植协会主席南希·阿谢尔教授在接受《环球 时报》 记者采访时就曾说:“最开始国际移植协会所有专家都被告知不要和中国互动。”
        面对这种局面,2010 年,原卫生部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建立协作机制,在中国启动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各有关方面通力合作,全行业积极响应,社会各界广泛支持,逐步形成了科学公正、遵循伦理、符合国情和文化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中国模式”。
        2015年,由中国红十字会作为第三方参与的人体器官捐献体系已基本建立并初见成效,器官捐献的“中国模式” 在探索中不断深化发展。公民自愿捐献成为我国移植器官的唯一合法来源,我国器官移植事业进入一个崭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在 2015 年 10 月召开的国际器官捐献大会上,国际移植界取消了对中国器官移植工作实行的“三不”原则。
        2015年,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为 2766 例,2016 年达到 4080 例。2017 年达到 5146 例,捐献量列亚洲第一,世界第二。截至 2018 年 4 月,中国已累计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 17085 例,捐献大器官突破 4.8 万个。
        早在几年前,西方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就编造出“中国对‘**功’学员活摘器官”“每年进行 6 万到 10 万例器官 移植手术”的谣言。面对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改革发展和全面进步,面对中国取得的改革成就,看到器官移植 的“中国经验”“中国模式”被国际社会普遍赞誉和充分肯定,一些敌对势力心存焦虑,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炮制传播谣言,竭力抹黑中国。2017 年底又 炮制了所谓“纪录片”,制造了“中国 用‘脑死亡振荡器’杀害‘**功’学 员获取器官”等弥天大谎,图谋阻碍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污损中国的国际形象。不仅如此,还对支持中国的外国学者用各种手段进行恐吓和骚扰。“只有粉碎敌人,才能保障自己的前进。”黄洁夫对 《环球时报》 记者 说。从 2016 年至今,受多个国际组织邀请,黄洁夫率领国内专家,连续 6 次 参加相关国际论坛和峰会,向国际社会宣讲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改革成就并驳斥谣言。2016 年 8 月,在香港举办的第 26 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他受邀作了 “中国器官移植十年改革”的主旨发言,让世界第一次系统听到了中国的声音,回击了谣言。
        同年10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的第一届中国—国际器官捐 献大会上,黄洁夫再一次向国际专家表 达了中国坚定不移推进器官移植改革的决心,并展现了取得的成就。2017 年 2 月,黄洁夫受邀参加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面对仍有一些国家对中国持有偏见和质疑的情况,他翔实介绍中国器官移植的真实情况,用数据和事实再次回击了反华顽固派。黄洁夫的真诚坦率赢得了国际器官移植界的尊重,也因此与各国移植界专家进一步建立了友谊与信任。“我会告诉方济各教皇,中国 深刻地理解了器官贩卖这一‘现代奴隶 制’的恶劣,而且为全球建立了根除这一危害人类罪行的最佳实践模式。中国不愧是一个有五千年文明的大国。”这是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索龙 多去年 8 月 5 日出席昆明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后,给黄洁夫发来感谢信的内容。
        梵蒂冈峰会后,中国邀请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移植协会 (TTS)、伊斯坦布尔宣言监管组织(DICG)及梵蒂冈教皇科学院 (PAS) 专家参加了 2017 年 8 月在昆明举行的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会议,并参观了移植医院器官捐献、 分配和运输的过程,用生动事实让许多 外国专家感受了中国文化与文明在器官 捐献中所体现出的人性的光辉。在那次大会上,研究全球器官贩卖的澳大利亚专家坎贝尔教授对 《环球时报》 记者说:“我曾多次到中国实地考察,我以 一个学者的学术良知、职业操守和个人 名誉担保,‘**功’所说的都是谎 言。中国近年来移植事业的历史性进步为全世界所瞩目”。
        2018 年3月12日,联合国与梵蒂冈 教皇科学院举办了全球践行伦理峰 会,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主任王海波代表黄洁夫在会议上作了“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新时代”的 发言,用事实证明中国政府依法治国的决心。
        截至到这次边会,在事实面前,已经让那些包藏恶意的谣言以及谣言的炮制者原形毕露。世界移植界与世界卫生组织同中国更加坚定地站在了一起。“我们一直与黄洁夫教授领导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密切合作。”施贺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 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的态度非常坚定:“我们认为,中国所制定的器官捐献与移植程序符合世卫组织的标准,我们拥护中国参与全球器官移植治理体系,并发挥引领作用。”
\
        与施贺德的观点一样,作为伊斯坦 布尔宣言监管组织创始人,哈佛大学德 尔莫尼科教授在媒体见面会上说:“在《伊斯坦布尔宣言》 框架下,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有监测机制,现在无论有人从中国去加拿大、或是从美国去沙特进行器官贩卖活动,我们都会知道。中国已经从过去器官移植旅游的热点,成功禁止了外国人的移植旅游。”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任主席菲利普·奥康奈尔认为,中国器官移植数据和工作情况的透明度大幅增加, 已让谣言不攻自破,中国政府用事实表明了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黄洁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我已年逾古稀,北宋范仲淹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正反映了我的心情。虽然说目前还需要更多的体制机制保障,但有祖国这个坚强的后盾,有政府部门的全力推动,有队伍中战友们的家国情怀,再加上一位人民医生的初心,一直让我坚持奋斗不已。”
        “现在最美好的愿景是什么?”对于 《环球时报》 记者的这一提问,黄洁夫说:“我们的改革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国移植医疗服务与人民群众需求还有很 大差距!器官捐献与移植改革路上还有境内外许多的困难与阻力。我坚信,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有政府的全力推动,我们的相关部门一定会携手前进, 以更加强烈的责任担当去推进改革。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要有忧患意识。”
        黄洁夫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下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进一步健全法律体系,完善工作机制,继续推进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他用“打铁还需自身硬,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来形容改革面临的挑战。
        黄洁夫说:“首先还缺乏更多自身硬的打铁匠,我们的政策体系和工作机制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我国已经进入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的工作也必将更加严格地依法开展。但是《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出台于 2007 年,《条例》中尚未对器官捐献工作赋予完整的法律论述,使得包括人 体器官捐献者、器官移植接受者、人体器官捐献的从业人员乃至监管者的合法权益缺乏完备法律的保障,也造成了执法机构难以对一些违法违规行为依法量 刑惩处。”黄洁夫认为,当务之急是修订完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成为“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条例”。
\
        黄洁夫表示,另外,还应尽快建立起由政法、卫生、外交、宣传、司法、 红十字会共同发挥作用的高层级工作机制,确保在这个关键的发展时期,我国人体器官捐献、获取、分配、移植、监 管、执法、宣传以及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更好地固本强身,击败谣言,勇敢地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心。
        “我国将可能于2020年成为世界第一器官捐献与移植大国。届时,中国的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典范,这是对保障人民群众的健康权益和维护国家的形象最好的贡献,也是对敌对势力最强有力的反击。”黄洁夫对记者说。
版权所有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大佛寺东街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784号

     京ICP备15024986号-3